乱炖

#藏在心里的占有欲

为了你而来。

如果未来没有你,我做的一切有什么意义?

很高兴让你记住我,丁程鑫。

【双黄】短‖爱是浪漫琐碎

冬天快来了,出门前决定多穿的一件衣服在早晨六点的山城还是没能抵挡寒冷,黄其淋搓着手心,哈了一口气,温暖的白雾在昏黄的路灯光线下氤氲成好看的形状,天还没全亮,等的人还没来。

又是这样,黄其淋拉高了一下围巾,把半张脸埋进了柔软的羊毛里,还有五分钟公车就要来了,这人又是踏点才到。

豆浆杯在他面前晃了晃,还没来得及说话,黄其淋就被拉着手腕上了刚来到的公车,黄宇航把他塞进了后排靠窗的座位上,递过的豆浆包子还带着热腾腾的温度。

像刚才他拉着自己的手,烫人的炽热。

“你看,我又刚好赶上啦。”

黄宇航侧偏着头对黄其淋说话,离他很近,说话的嘴唇像要擦过他的耳朵,黄其淋低头喝着豆浆,隔壁那人的温度快要穿...

暗恋关系研究协会4

四角 / 短 / 单箭头 / 没有后续


想和你默默吃半个西瓜,直到夏天长出尾巴。
心里兵荒马乱的人,嘴上一言不发。

【一】
七月的重庆闷热非常,好不容易等到的一场大雨却来得猝不及防,张真源看了看窗外,雨滴噼里啪啦地打来,模糊了玻璃外的世界,看不清,但天色已经开始暗下来了。

还是走不了。

张真源低头调整吉他的变调夹,新学的曲谱有点难记,要趁今晚不用补课多练几遍。

只不过一个人的声乐室到底有些落寞。

陈泗旭落下的水杯在旁边的椅子上明晃晃的摆着,深蓝色的瓶身,水已经被喝了一大半。张真源看着,还是感觉不妥,拿起水杯便往门口走去。

才不是想念杯子的主...

“可不可以,不要走?”

小狐狸小心翼翼地伸出爪子,扯了一下他的衣角,抬头看他的眼神波光潋滟,话音小小声,却满是不舍和委屈。

他弯下腰看小狐狸的脸,非常艰难才装备好的冷漠和决绝在他的眼神下溃不成兵,习惯性地伸手去摸小狐狸的头发,是熟悉的,柔软的触感。

还是不行啊。他闭了眼,别开头,狠心地想要收回手。

他还有他的世界要闯荡,男子汉,怎么可以溺于这温柔乡?

不要走。

你怎么可以走。

小狐狸哀鸣,声声凄切,泪珠滚滚,到了最后竟带血色,它收紧了手中的力道,身后狐尾倏然变大了数倍,摆动间似带起狂风,面前男子脚步逐渐胶着,面色苍白,最后砰然倒地。

一切归于平静。

小狐狸像往常一样依偎在他的...

枕边男朋友系列

“不多睡一会儿吗?”

似乎是听到了我的脚步声,他微侧头看了我一眼。

清晨的阳光柔和温暖,颜色微金,落在面前的人身上像镀了一层温柔的光晕,暖洋洋的,一如他的眼神。

我点头,倚在门边看他。

“可是我们的早餐还没有做好哦,”他示意我走近,笑眼微弯,刚睡醒的笑容还有点慵懒,像吃饱餍足的小狐狸,“你看你,肩膀上有东西自己也不知道。”

他离得很近,声音压得很低,带着早晨特有的微哑,他比我高很多,要微仰头才能与他对视,他低头看我,专注温柔。

煎蛋在平底锅里滋滋的声音,牛奶在锅里咕嘟咕嘟的声音,还有他的手轻轻拂过我肩头,我心底花开的声音。

想要和你一起。

早安,男朋友丁程鑫。

冷圈

【曾经冷圈还很冷的时候写的文 囤上lof】

周三了。

昨日午夜忽然下起了大雪,清晨雪未化,还刮起了狂风,呼啸着差点要卷走这破茅草屋,冷得让人胆颤。

“唉...这日子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头。”

正在拨拉火堆的瘦小个子听了这话,也叹了口气,将手指长短的烤地瓜递给了坐在角落里一脸菜色的老女人,顺便自己也拿了一个,也顾不上烫,连皮带肉的囫囵吞下了肚子。

“好歹还有些太太发了善心送的粮,虽然少,你就先凑合着过这两天吧,等到后日,那小黄毛也就会来发粮了,唉,先熬着吧。”

老女人颤颤巍巍地伸出手,一双手粗糙龟裂犹如枯木,接过小小一份粮,还没送到嘴边,便忍不住呜咽着哭出了声。

瘦小个子回头看...

© 咕噜你的甜 | Powered by LOFTER